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-欢迎您 网站地图

DoNews > 专栏 > “好内卷”与“坏内卷”
“好内卷”与“坏内卷”

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:虎嗅APP(ID:huxiu_com)作者: Eastland

“内卷”入围2020年十大热词可谓众望所归。人们突然发现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不美好,从民族的兴衰到个体沉浮,都可以甩锅给“内卷”。不如意事常八九,件件都要怪内卷。

有关“内卷”的口水文多得令人反胃。关键是在搞清何为“内卷”的基础上,区分“好内卷”、“坏内卷”。如若不然,再有人似是而非地谈“内卷”,可以让TA“卷回去”。

“内卷”缘于一种焦虑

“内卷”是一个“出圈”的农业经济词汇,原文是Agricultural Involution(农业内卷化)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,美国学者克利福德·格尔茨(Clifford Greertz)研究印尼爪哇岛时,发现当地自然条件适合水稻种植,于是人口自然增长。为使有限土地产出更多,必须精耕细作,进而造成单位粮食产出的劳动力成本上升,即劳动力边际收益递减,人们越来越辛苦,日子却越过越艰难。

当人口超过土地最大承载能力时,将在饥荒和纷争中回落。尼爪哇岛无法从“马尔萨斯陷阱”逃逸——人口以几何级数增长,生存资源按算术级数增长,多增加的人口总是要以某种方式被“消灭”。

边际收益(Marginal Revenue)是指为社会多提供一单位产品或服务,提供者取得的收益。从经济学角度讲,只要边际收益大于边际成本,增加产出就有利可图;边际收益与边际成本相等之处,边际利润为零,收益将达到最大化。

回到爪哇岛,新增人口带来的粮食产量增加是边际收益、他们消耗的粮食是边际成本,两者相等之处,边际利润为零,农业GDP达到最大值。农耕文明高度发达的明代,中国GDP占到全球的80%。

人口少时,随便撒点种子,就能活得轻松潇洒。随着人口越来越多,大家拼命劳作,换来只够保命的口粮,这人一辈子都开心不起来。

“内卷”这个词大行其道,缘于一种焦虑:

蛋糕迅速变大时,大家都扑向增量,即使行动迟缓也有可能获得很大一块。过去几十年,我们目睹父辈普遍过得比祖辈好,理所当然认为自己这一代赚钱应该比父辈更轻松,并认为一代比一代富是自然规律,甚至有人喊出“三十岁退休”。

如今这种乐观正在被忧虑蚕食——增量眼见不多了,存量那么多人抢。杭州街道办的几个职位,一堆“985”博士、硕士抢。抢到以后怎么样?有了稳定工作,结婚生子。孩子长大读“985”,博士毕业后再去抢街道办的职位……

“内卷”这个词引起那么多共鸣,就是担忧“GDP上天、生活品质落地”。

坊间两种似是而非的解读

“内卷”成为热词,出现了许多似是而非的解读,下面是两个看来比较有道理的:

1)明清为什么没有工业革命

中国一直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。因为人多,劳动力便宜,粮食需求量也大,几乎所有的人都被束缚在土地上“搞粮食”。中国有10亿人口时,近9亿在农村,无法为工业、商业的大规模发展提供人力资源。

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,农耕文明自身难以摆脱内卷,不仅社会进步迟滞,还会周期性地落入“马尔萨斯陷阱”。

有人认为工业革命在英国爆发是因为人口少,劳动力贵,所以有动力去研究机器。英国人口少,说明土地承载能力不如中国,不能证明没有内卷。

地理大发现、新航路的开辟,国际贸易活跃了起来。毛纺织业需要大片土地用于放牧,以至出现“羊吃人”,失地农民为工业输送大量廉价劳动力后仍有冗余,于是英国把囚徒发配到澳洲、“刺儿头”驱赶到美洲。

美洲新大陆提供了丰富的资源、数不尽的金银和广大的海外市场,是欧洲摆脱千年内卷、完成工业革命的根本原因。中国缺乏发现新大陆的动机,技术上的可能性亦非常小。

欧洲、美洲之间最短距离为3000公里,中国到美洲则超过6000公里。郑和船队规模百倍于哥伦布,航海技术不会输、背后的国力遥遥领先,但由于距离、洋流、风向等因素,郑和船队不可能航行到美洲。动机方面,哥伦布梦寐以求打通来往中国的海上贸易航道。

欧洲曾经有500多个小国,在战乱、饥荒、瘟疫中“内卷”了上千年,因为发现新大陆才跳出“死循环”,其它国家的“内卷”,比如中国、日本,都是被外力打破的。

从1840年开始,中国的“内卷”从外部被打破,再到改革开放、加入WTO,吃到工业化、城镇化、全球化红利,才有今天“坐二望一”的局面。

2)内卷与帕累托改进

帕累托改进(Pareto Improvement)是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,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。

农民精耕细作、学生发奋读书,提高了粮食单位产出,学到扎实的本领,属于帕累托改进。但从内卷角度看,精耕细作提高了粮食生产的劳动力成本,发奋读书让大家为有限的录取名额拼命,都属于“内卷”。

不妨这样假设:符合帕累托改进的“内卷”都是“好内卷”。否则的话,农民广种薄收、学生比赛无知,人类社会将滑向何处?

除了帕累托改进,还有一种具有积极意义的资源配置方式,而且还是“外卷”的,其效果是得者所得大于失者所失,整个社会或者人类全体受益。

比如欧洲人占了印第安人家园,让欧洲、北美率先实现工业化,又通过上百年殖民、侵略,打破其它国家民族的内卷。

再比如中国制造崛起,增加了劳动力成本高的国家的就业压力。

总体而言,欧洲人殖民美洲、中国崛起属“得者所得大于失者所失”,但前者是血腥的,后者是和平的。

总之,“内卷”“外卷”与是否帕累托改进没有关系。

以上是市面上常见的关于内卷的两种观点。

宇宙不欠你,你欠宇宙

爱丁顿爵士认为,熵增原则是自然界所有定律中至高无上的。薛定谔则说“人活着就是在对抗熵增定律,生命以负熵为生”。

生命的本质是负熵。大肠杆菌包含数百亿个原子。这些碳、氢、氧、氮原子有机地组成一个可以新陈代谢、可以繁衍后代的小生命,在局部实现了熵减。

动物群落、人类社会的本质也是熵减。

人类社会的演化是按熵减方向“逆天而行”的,从洞穴里小小的一群到部落,从封建小国到大帝国,从民族国家到全球一体化……

生命是“自组织耗散结构(dissipation structure)”,即在开放的、远离平衡条件下,通过耗散从外界获得的能量而形成的有序结构。

通俗地说,狼要吃肉才能活下去,不然的话就变成死狼,组成其身体的分子、原子将从有序变为无序,重新分散到大自然当中。

在狼的追逐下,羊一代比一代跑得快。同时,狼的数量也在增加。结果,狼累死累活吃到的羊肉越来越少,这就是所谓的“内卷”。

狼希望别的狼不要做“奋斗逼”,别把羊刺激得越跑越快,睡醒伸个懒腰,抬爪就能摁住一只大肥羊才好。言下之意,宇宙欠它一条安逸的狼命。

实际上,狼逆熵增而生,它欠着宇宙一条狼命。

在中国有文字可查的历史中,造成半数以上人口非正常死亡的灾难有七八十次之多。

离我们最近的一次,战乱结束时,侥幸活下来的1910后、20后、30后们大喜过望;他们的后代,40后、50后、60后几乎没经历过战火,会觉得活着是理所当然的事;后代的后代——70后、80后、90后,发现只要奋斗就有很大概率过上好日子……

渐渐地,开始有人认为没有必要奋斗,宇宙欠TA富足的生活。讨伐内卷的口水,至少有一半是这些人吐的。

近代西方200年,虽然经历代价惨重的战争,总体呈现持续性的、累进性的、长期复利性的增长。从地理大发现、殖民,到资本输出、美元霸权,这些因素难以再现。

中国改开40年,也呈现长期复利性增长,人口红利、环境红利、全球一体化红利,还有城镇化、教育普及,这些因素能否再推动中国40年高速发展?

“好内卷”与“坏内卷”

我们通常将发展分为“内涵式发展”和“外延式发展”,前者大概率伴随所谓的内卷,后者常被认为粗放、摊大饼、发展质量低、不可持续。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”,中国文化推崇内涵式发展。

如果公司主要靠外延式发展,说明它不成熟;尚且处于外延式发展的个人,要么是学生,要么是职场新人,要么刚换跑道或者另起炉灶。在外界输入的物质、能量、信息趋于枯竭的情况下,先内卷再找出路才是理性的。

“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”,内卷不可避免,唯有区别“好内卷”与“坏内卷”,发扬好的、摒弃坏的。

1)好内卷要发扬

农业文明是摊大饼,只要地盘能不断扩大,就可以避免内卷。

工商文明以内卷为目标,人力、技术、资本向中心城市聚集,纽约、巴黎、伦敦、东京、首尔……这些巨型城市经商、生存成本高,空气质量差,拥挤、喧嚣,凭什么令人 趋之若鹜?

周其仁教授总结了四点:需求聚集导致分工深化;人口集聚降低信息成本,节约基础设施投资;知识生产依赖多样化人才集聚;集聚还降低高度分工与技术进步带来的风险。

按周教授的意思,现在内卷得还不够。他说:城市不能比赛“摊大”,要先建设好一块地方再扩展,先把一个杯子装满再溢出。

前几年高喊“逃离北上广”的那些人,不知有多少已经或正打算回到北上广,重新加入“内卷”。

“好内卷”大致有三类,标签分别为:天、地、人——对自然资源极致利用;对精益求精极致追求;对更高、更快、更强的追求。

“天字号内卷”指充分利用大自然赐予的资源。随着中国成为制造业大国,石油、煤炭,水、木材、铁矿石……各项资源全面吃紧。2020年中国煤炭产量达38.4亿吨,还是不够烧,又进口了3亿多吨;原油产量1.95亿吨,远远不够烧,进口5.4亿吨;2020年,中国钢产量达13.25亿吨,进口铁矿石11.7亿吨。所以,在节能减排领域,需要狠狠内卷。

“地字号内卷”指高效利用生存/生产活动的载体——土地资源,或者说高度内卷化是发达国家/地区的标配。从江浙农户的精耕细作到以色列的设施农业,都极大提高了单产,让有限土地承载更多人口。

日本国土面积37.8万平方公里,2020年GDP为4.9万亿美元;德国国土面积只有35万平方公里,2020年DGP为3.8万亿美元;俄罗斯面积1710万平方公里,2020年GDP约为1.6万亿美元。

中国历史上内卷最严重的地方无疑是江、浙。今天的苏州,面积0.87万平方公里,2020年GDP为2.02万亿;吉林、黑龙江面积分别为18.7万平方公里、47.3万平方公里,两省GDP分别为1.23万亿、1.37万亿。

日本内卷化程度高于俄罗斯,江浙高于东三省,看看各自的经济发展程度,还有多少人认为内卷是贬义词?

江、浙、日本农业以精耕细作驰名天下,以色列更是做到极致;关于日本、德国“工匠精神”的故事听到耳朵起茧子。

粗放从来不是成功之道,要练就螺蛳壳里做道场的内卷功夫。

欧洲人内卷了上千年,从经商、务农、放牧、打仗到组织能力全面领先不内卷的美洲原住民,结果大家都看到了。

“人字号内卷”指人类的自我完善。奥运会、世界杯,没有一个项目、一块赛场不是内卷的。跑100米,为了比你快百分之一秒,多少辛劳和汗水都可以付出。

2)摆脱坏内卷靠外力

与“好内卷”相反,“坏内卷”不能提高资源利用效率、不能提高产品/服务品质、不能让人类自身更加完善,是形式主义无用功,往往令人隐入“囚徒困境”。

商业竞争中,疯狂的广告战、价格战、补贴战,人人都打的结果等于白打。

职场竞争中,特别是学术圈,出现比学历、比发表论文数的过度竞争、无序竞争。

以上种种“坏内卷”,需要外力才能摆脱。

总而言之,好内卷要狠狠鼓励,坏内卷要坚决抵制,不能“好内卷”与“坏内卷”一起反,不能让“反内卷”成为懒惰者的挡箭牌。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。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。(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@donews.com)

Copyright © DoNews 2000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
京ICP备15062447号-2     京ICP证151088号
京网文【2018】2361-237号

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